梦里长街

分类:乱记 标签:杂谈

    听小刚的<哈萨雅琪>,单曲循环了整个夜晚,翻开旧日日记本。那篇在2007年10月底的文字浮入眼前,如果说是一封信,那也许算是自言自语吧。九年之后的今天,当我再次看到这封亲手写下东西,依然心动如初,我记得里面的每一句话,记得我要表达的情愫,每一点心情,每一分心痛。
    时间过得真快,岁月未老,往事却已如风,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也许每个人都在迫不得已中不能独善其身,虽不能心如止水,但我一如当初,寻找着这些年来我要寻找的东西,寻找着真实。
    我把这封很长很长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尽管我记得其中的每一句,我还是要读它。从很久以前,读到如今;从z,到s,到h,再到现在的s,每一个地方,总会让我在心里默念。我尝试着去改变我在信里的一切,信的那些人,也许我再也无能为力,但我努力更改着那条长街的一切风景,改变记忆中自己。我知道,我依然没有合上那本书,它们在九年前被翻开,就没有再合上。它们就像是魔鬼,每当夜深人静,从书中跳出来吸食着你的大脑,让你回忆,再回忆。让你误以为一切就和最初的时候一样,让你记起某个和一个人有关的故事,放大,再放大,你会假象那就是你自己,活在幻境里面的人,总会喜欢回忆,喜欢过去,假想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梦境。它们永远无法摆脱过去,然而,我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么?每一秒,在下一秒都会变为过去,我们生活在现在,而它只属于过去。那条长街,和那个再也看不到的背影。
    某一次加班到深夜,走进地铁站,擦肩,陌路,我不敢相信,也许这世上真有两片相似的叶子呢?人,是不是也是?或者本来就是幻境,我却信以为真。再或许,或许一直都是陌路呢?只是,我还记得,你却忘了。
    又一位好朋友告诉我要结婚了,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迟疑了半刻,我说,祝你们幸福。对,幸福,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满满的幸福下去,就算不幸福,也要努力应付,强装,再或者假装幸福。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然而一切竟恍如昨日。哲人的话总是不准的,那些名人名言也只适合他们自己,只不过,我们常喜欢用来把自己套进去。
"多少夜长街漫长的守望,然而,还是悄然不见了你的身影让你溜走。我知道你在躲避,我知道你长大了,我知道你怕哭,可你知道,你知道我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没有,没有骗你。/多少年梦断痴痴的凝眸,可是,终究默默消失了你的笑脸任肠寸断。我懂得你害怕我会痛,我懂得你的良苦用心,我懂得你是在为我们好,可你懂得,你懂得我早已沉溺于你?真的,真的早已沉沦。"
    回信的每一句,我曾经用心念给自己,过去,现在。那些年少的感情,它却是那么真实,然而却在不真实的现实中被人打碎,蹂躏,被人认为是幼稚,是不了解。了解,我们,真的了解过自己么?或许,在那些还未成形的爱中,天使只是他的春暖,而不是花开,不是么?
上海的冬天也是极冷的,"依然,有风吹过,石头早已风化分裂,风为什么还要驻足在旁边守候,难道风也懂,也懂寂寞?石头会懂风的一切吗?我用手合上被风掀开的书,一页一页地合,这样,才更加完美。毕竟,风也是一页页地掀开的,或许这本书风本就不应该吹开她。"
最后,就用小刚的唱的<哈萨雅琪>伴随着这篇的文字说一声,魔都,晚安。
"
记得否 我为你唱的歌
再次拨动琴弦声音已黯哑
野风啊 请别为我哭泣
这样的时节不适合哀愁的心情
或许 年少轻狂已不复记忆
青春只是发黄的书信 终于颜色会慢慢褪去
我摘下一朵野菊送给你 把长久的盼望全留给自己
哈萨雅琪 哈萨雅琪 一朵小野菊
迎风摇曳 娇小美丽 使我想起你
轻轻摘下 送给了你 你是否欢喜
哈萨雅琪 哈萨雅琪 一朵小野菊
要不要 再痴痴等着你
我想你早已忘记我们的约定
野风啊 请别为我叹息
天上的乌云终有一天会散去
恐怕 不如我们所想象的
故事都有美丽的结局 常常是如此的不尽人意
我摘下一朵野菊送给你 把长久的盼望全留给自己"
你可能还会对下列文章感兴趣:

0条评论 你不想来一发么↓

    想说点什么呢?使用谷歌账号登录。

    您需要登录您的Google账号才能进行评论。